4/16晚上,隔天早上就要帶龍捲風去郭元益收涎了,可是他的感冒症狀拖了幾天都沒好轉耶!這樣不能帶去公共場合,傳染給其他人就糟了,龍捲風啊龍捲風,你一定要好起來喔!
 
Day 1
  
 4/17,am2:00
  要睡時發現龍捲風好喘!喘個不停,我抓起來拍痰拍了兩小時還是毫無起色,眼見他愈來愈喘,不行,一定要去掛急診!
 
 4/17,am4:00
  抱著龍捲風衝到馬偕急診室的門口,我反而猶豫了起來:怎麼辦?我可以進去嗎?會不會被說大驚小怪,小孩子感冒也抱來急診室?會不會龍捲風其實沒事,到急診室一待反而被傳染病毒?可是龍捲風好喘,我還是進去好了!沒想到,醫生看診器一聽,說是細支氣管發炎,龍捲風需要住院!這下子換我覺得醫生大驚小怪了,龍捲風之前已經有兩次細支氣管發炎,都是在婦幼看的醫生,婦幼也是開藥而已,完全沒提要住院啊?不過我轉念一想,龍捲風是第一次這麼喘,我也確實沒辦法安撫下來,還是留下來觀察吧!
 
 4/17,am5:00
  我要殺了醫生!我討厭馬偕急診室,這裡爛死了!我兒子是『細支氣管發炎』,為什麼需要打點滴?明明知道他那麼小不好打針,給了我一個爛理由『他現在精神狀況不好沒有食慾』硬要打,x!你怎麼知道我兒子沒有食慾?不能等我兒子真的吃不下再來打嗎?硬要打,技術又爛!拿著針在那邊戳來戳去戳來戳去,我第一次聽龍捲風哭成那樣!不是我不願意讓龍捲風打針,我也知道小孩難打,而是我覺得這個點滴根本還沒必要打!
  這邊所有人忙得要死,忙到亂七八糟!剛剛帶龍捲風去照X光,居然我一把龍捲風放下就要拍,拜託!他身上有金屬釦子,問都不問、也不給我時間解開喔?幸好我立刻出聲阻止!
  龍捲風被擺進氧氣帳裡,說是氧氣帳可以幫助他好好呼吸不那麼喘,可是他還是很喘啊!
  點滴讓我超生氣!護士叫我注意冰塊跟水量就跑去忙了,忙完才回來幫龍捲風調整針頭,同時間我在傳簡訊告訴大芝心住院的事情,誰知道護士調完針頭後看了一下點滴的速度,接著跟我說:「媽媽,你要注意一下點滴的速度啊,太快要跟我講。」
  我:「怎樣算太快?」
  護士:「你看這樣就算太快。」
  X!那點滴從你們打完之後我就沒動過,都是你們調的,我怎麼知道太快!
  最不爽的是,護士調慢之後,還跟剛傳完簡訊的我來了一記回馬槍:「媽媽,妳應該多照顧妳的小孩。」
  X!妳的小孩以後都不要生病,我原句奉還給妳!
 
 4/17,am8:00
  急診室醫生:「媽媽,妳的寶寶這樣一定要住院,妳只能接受健保房嗎?」
  我:「一定要住嗎?」心中的話:我不想讓他住院。「我可不可以轉去婦幼?他的病歷都在那邊,比較完整。」正確來說,我不想讓他住你們馬偕的院!
  急診室醫生:「我們這邊是醫學中心,層級上來說只能轉進來不能轉出去,如果妳一定要出院,必須要簽出院切結書。」
  煩死了!我不介意簽切結書,但是婦幼沒有病床(它那麼搶手)的話,我還要抱回來馬偕,那就尷尬了!
  
 4/17,am10:00
  龍捲風仍舊那麼喘,一點都沒有好轉。我拍痰、灌藥,又把他擺回氧氣帳。
  
 4/17,am11:00
  大芝心帶了早餐來給我,急診室小芝心不能久留,東西放了就匆匆走了。
  
 4/17,am12:00
  急診室醫生:「媽媽,今天確定沒有健保房了,妳可以在這等嗎?」
  我:「喔。」
  急診室醫生:「媽媽,妳看起來很累,還好嗎?」
  我上次睡覺是24小時前,又抱著兒子在你們急診室耗,你覺得我精神會好嗎?(我知道醫生是關心,不過我不爽他硬給龍捲風打點滴。)
  
 4/17,pm13:00
  公婆聽說龍捲風住院的消息,急急忙忙帶了午餐過來,探視龍捲風的狀況。(當然是帶我的午餐,龍捲風還在喝奶。)
  他們問護士真的沒有健保房嗎、雙人房一天是多少錢,護士說雙人房一天要補1600,公婆問怎麼那麼貴,護士曰:「會很貴嗎?我不知道耶!」其實我覺得公婆問『怎麼那麼貴』很寶,不過護士的回答更妙。
  公婆覺得我們還要照顧小芝心太累,而且交班時勢必要帶著小芝心進急診室才換手,所以把小芝心帶回去照料了。大芝心後來說小芝心是這次住院記最大的受益者,因為爺爺奶奶家是她的天堂。
  
 4/17,約pm16:00
  大芝心來接班,我趕回家休息。
  空蕩蕩的房間很嚇人,沒有小芝心,沒有龍捲風,也沒有大芝心。
  我不敢睡,躺在床上全身僵硬,雙手插在胸前、戴著眼鏡呈現防禦狀態,一手還抓著手機(怕沒聽到設定的鬧鐘聲),遲遲睡去約15分鐘,設定的鬧鐘就響了,我迷糊中把它按掉,太累了,即使作著惡夢也醒不來,模糊中接到大芝心電話,完全不記得我應答了什麼。
  
 4/17,pm19:00
  大芝心再度來電,劈頭就罵,說公公跟大姑已經在醫院等我一個小時,這下我真的驚醒了,立刻衝去醫院,幸好醫院很近。
  
 4/17,入夜
  大芝心回家休息,由我守著龍捲風。
  急診室的病床很小,也只有一桌一椅,睏時只能趴在桌子上小睡,我還是按時幫龍捲風拍痰,留意呼吸,龍捲風吊著點滴很難抱,餵奶不易,醫生說沒關係,有打點滴,沒喝奶也無所謂。我覺得這是另一種倒果為因。護士早上有確認過我拍痰的位置,必須拍在兩側的肺上,不能拍在中間,有脊椎,不能拍太下面,有腎。
  
 
Day 2

 4/18,約am4:00
  外頭傳來打架的聲音,年輕男子,互罵髒話,說不定是好幾個,對打,一路從急診室外打進來,沿路席捲,隱約還有金屬棒敲打以及拳頭打在肉上紮紮實實的聲音。一切都不確定,我也沒有白痴到掀簾子出去確定。
  我在圍廉內護著龍捲風,怕他們發神經掃進來。誰知道,沒理智的。
  後來我告訴大芝心,他說隔壁一條路就是紅燈區林森北路,大概為了哪個酒國名花,年輕人互毆。
  他說他之前也遇過,待急診室時,兩個阿伯被推進來,都已經躺在病床上了,還隔空互罵毫不退讓。
  莫名其妙。
  這些人應該被推到警察局,不是醫院。
  
 4/18,am8:00
  我開始漲奶,龍捲風卻喝不進去。我只好開始看《對不起,來不及陪你長大》,一邊看一邊覺得書名不吉利(喂),不適合在醫院看。
 
 4/18,am9:00
  兩邊奶都漲起來,不能再撐,我得回家擠奶,趕快打電話讓大芝心接班。
 
 4/18,am10:00
  龍捲風便便了,沾到衣服,我要幫他換衣服,請護士把他點滴先拆下來。(當然針頭還留著)
  因為床單濕了,所以她先換床單,才幫龍捲風拆點滴。我其實很不理解她處理事情的順序,尤其是我都說龍捲風便便了,她還大幅移動他,所以剛換好的床單立刻沾上便便。
  我猜她還沒小孩,沒有經驗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該對她感到抱歉。

 4/18,am10:30
  兩邊奶早就漲得像石頭,離醫院幾分鐘路途遠的大芝心在一小時半後終於出現。
  他不理解我為何那麼不爽,我當然不爽,漲奶那麼久還不擠出來,加上這幾天龍捲風勢必不易喝奶,我會大大地退奶。
  他說他很累,所以接到電話後又睡著了,直到我打第二通催他。難道他以為我是為了自己要休息才打電話催他的嗎?守夜的人是我,他卻告訴我他很累,這不是跟我產後住院,為了餵奶睡都沒得睡,他卻一直跟我抱怨醫院很難睡一樣讓人不爽嗎?
 
 4/18,am10:45
  回家後我立刻擠奶,擠了1小時只有200,該糟,最少應該要有300。
  擠奶完後我把洗衣服丟下去洗,接著去買早餐,卯起來吃,吃完跟林小姐聯繫,向她借吸鼻機。
  啥?為什麼住院居然要借吸鼻機?因為護士跟我說龍捲風的狀況還不需要吸。可是他痰那麼多,我會擔心啊!  
 
 4/18,pm13:00
  大芝心打電話來催我,說有健保房了,可是龍捲風的健保卡在我身上。怎麼會把龍捲風的健保卡帶走,我真是北七。
  但催我也沒用,我要等衣服洗好晾好才能出門。
 
 4/18,pm13:40
  幫龍捲風補登健保卡後,大芝心就去吃午餐了。
  他前腳才走,護士就來通知可以上樓,接著一個阿姨來推我跟龍捲風上樓。因為龍捲風吊點滴移動不便,所以是我抱著龍捲風坐輪椅上樓的。
  龍捲風安置妥當後,護士巴啦巴啦問了我一些問題,咻地住院醫生也出現了,開始問病史,接著向我解說現狀以及會作的檢查,鉅細靡遺,我終於放下了心中的大石。太好了,這醫生跟護士都很細心可靠,跟樓下那些忙到爆的傢伙不一樣,我可以安心讓龍捲風住在這裡了。
 
  待續。
  

全站熱搜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