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2
 
 4/18,pm14:00
  護士又叫我示範了一次拍痰,她說我的位置雖然正確,力道卻太小,所以起不了什麼效用。
  這大概解釋了我總拍到手廢掉,龍捲風還是日益惡化的原因,尤其他擅長於把藥吐出來,不吃藥、拍痰無效,難怪搞到住院。
  接著護士用很大的力道開始拍打龍捲風,啪啪啪好大聲,我整個傻了。
  護士說,就是那種力道才對。
  後來我向大芝心示範力道,告訴他我們之前都拍錯了,他說這是醫院的陰謀,等我們把兒子拍好痰沒了,肺也內傷了,就有理由繼續要我們住院。當然這點被公公奮力駁斥,說只有他那種腦袋的人才想得出來。
  
 4/18,pm15:00
  轉入病房大致OK後,我就出發去南勢角找林小姐,感謝親愛的林小姐特地把吸鼻機找出來,感恩啊!龍捲風愛妳!
  
 4/18,pm16:30
  帶著吸鼻機回到病房,大芝心說龍捲風發燒了!啥貨?在樓下急診室待好好的都沒事,怎麼就發燒了?護士摸龍捲風手腳溫度很正常,說我們可能給他穿太多,就把衣服攤開,不過一小時後回來量還是發燒,所以就給退燒藥。
  
 4/18,pm18:00
  吃過退燒藥一小時後龍捲風的溫度就下來了,之後也沒在發燒,真是萬幸。
  兒科病房是小兒病毒大雜燴,說不定是推入病房之前在走廊『路過』時染到什麼(當時有兩個小孩在走廊上大哭),可怕啊可怕。龍捲風身體真的很弱,他第二次細支氣管發炎時就是這樣,小芝心很隨便地咳了兩三聲,他就被傳染,而且發炎了。這次更糟,家裏根本沒人感冒,連兩三聲都沒人咳,只是氣候轉變時衣物沒掌控好(我給他穿太多,他拚命踢被,早上轉涼時感冒了),他就住院了。
  
 4/18,pm19:00
  我出發去漢堡王買晚餐。住院就是這樣,一直在吃外食。還買了名稱是『鮮奶雞蛋奶酪』的東西,吃起來就是高級布丁。
  
 4/18,pm22:00
  大芝心回家休息,隔天要上班了。
  我拿出吸鼻機讓龍捲風試了一下,只有吸一點點東西出來,至於蒸的功能用不到,因為他照舊睡氧氣帳。
  
Day 3
 
 4/19,am4:00
  看《殺人恩典》看到凌晨四點,恰巧遇到護士來巡房。
  中午護士說我可以進氧氣帳餵奶或睡在裡面,確實,病房的床比較大,我可以鑽進去躺,餵奶比較沒問題了,我也怕龍捲風有突發狀況我沒發現,所以睡在裡面。
  
 4/19,am8:00
  護士來巡房發現我睡在裡面,跟我說這樣會降低氧氣濃度(氧氣帳濃度應為30%),最好出來外面睡。
  我早就習慣這些醫護人員一人說一套了,說穿了醫療人員跟一般人員沒什麼差別,每個人喜歡的作法不同,以前我都會很困惑,不知道該怎麼辦,現在我就挑自己喜歡的聽。
  睡裡面確實會降低氧氣濃度,我還是躺外面,隨時留心龍捲風的狀況好了。再說裡面濕氣很重,不舒服。
  不過我還是待在裡面拍痰。

 4/19,am9:00
  住院時就把龍捲風的藥都交給護士了,從早上九點起,她們會按時送過來,每隔四小時一次,直到晚上九點。喔對了,8:50時龍捲風有便便。護士會一直追蹤便便的情況,所以時間都要記起來。餵完藥後就去作抽痰檢驗,看是否某某病毒感染。(我忘記名字了。)
  抽痰結束後護士說我以後可以抱龍捲風到那邊抽痰,我說我有帶吸鼻機,護士說他們的器材比較好。是啊,可是這樣我就要把龍捲風抱進抱出,不是掛著點滴移動不便的問題而已,出來走廊也容易感染。 
 
 4/19,am10:00
  主治醫生終於出現了!而且我第一次見識到什麼是醫學中心,因為他們出現時我正幫龍捲風拍痰,沒留意,等主治醫生交代完畢,我抬頭送人,才發現病床尾站了一排醫生,大概是實習醫生或住院醫生吧。
  而且!一次看到一排醫生,也讓我更證實了昨天的猜測。
  昨天剛住進來,就覺得這裡的醫生都很正!
  該怎麼說呢,帥哥美女的比例很高!就算這裡是台北市,養眼的程度也沒這麼好,不禁讓我心裡浮出一個標題『有沒有馬偕醫生都要比較正才能進來的八卦』,事後我跟大芝心談到這件事,他也深感認同!怎麼每次在電梯裡隨便遇到的醫生,帥哥美女比例都很高!
  馬偕是怎樣,醫生長得正,病患比較想住進來,還是發生醫療糾紛病人比較容易原諒帥哥美女?(在電影『男女生了沒』裡,女主角採用的氣象主播都很有『份量』,原因是氣象預告失誤時,民眾比較容易原諒胖子。)
  回正題,主治醫生有讓我聽聽診器耶!是我第一次聽醫療聽診器,龍捲風的肺裡都是痰,呼吸氣流聽起來很微弱,咻咻咻地讓我想到《蘇西的世界》裡的風,掠過親人的耳朵。
  
 4/19,pm12:20
  公公帶著婆婆的愛心午餐出現了。也幫我接手照顧龍捲風,讓我回家處理事務。
  公公也發現龍捲風不笑了,本來愛笑的孩子,現在一臉呆滯只會哭。真讓人心裡無法承受。

 4/19,pm18:00
  我大概下午三點的時候回到醫院跟公公接手。 
  六點幫龍捲風灌藥的時候,主治醫生又出現了,他看著龍捲風把藥用舌頭『吶』出來,說:『小孩子很聰明吼?』
  因為他下午來的時候遇到的是公公,所以又跟我解釋了一次,龍捲風這種狀況叫『囝ㄨㄟ』(台語,ㄏㄟ ㄍㄨ的ㄍㄨ)。
  
 4/19,pm19:30
  大芝心下班出現了。這一天的晚餐是三商速簡餐廳巧福牛肉麵。
  龍捲風在住院前本來就很愛吃手,現在左手被打點滴包起來不能吃,他毫不氣餒,用力地撕膠帶、用力地咬,我跟大芝心就在家屬簡床上一邊聊天一邊看龍捲風發展手部肌肉。
  稍晚我又回家了一趟,大芝心就回家休息了。
  這一晚沒看書,就專心地照顧龍捲風,順便好好休息。
  
  待續。

全站熱搜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