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0653  
  
  不巧被大芝心發現我食言,說要PO的文章都沒PO,啊這個嘛,那個嘛,嗯,讓我們隨便來一篇文章混混日子就好,啦啦啦,嚕嚕嚕。
  
  話說小芝心的臭拎呆跟老母的空耳系列,在小芝心上小學後持續上演。
  
  一、咕嚕
  剛放學的小芝心:「媽媽,我們今天分組玩遊戲,我是咕嚕組喔。」
  咕嚕組?老師是魔戒迷嗎?
  空耳母:「咕嚕組?那另外一組是什麼?哈比人組?」
  小芝心:「不是啦!是兔子組!」
  兔子跟咕嚕……這不對稱啊……
  
  幾經詢問,原來是狐狸組……
  
  三、什麼草
  小芝心:「媽媽我們學校有種黑仙草喔。」
  空耳母隨意回答:「喔,可以吃嗎?」
  小芝心:「不行啦,是寒天草。」
  空耳母:「寒天草也可以吃啊。」(隨便講的,寒天可以吃,寒天植物應該也可以吧。)
  小芝心:「真的喔,媽媽妳吃過嗎?」
  空耳母:「沒有。」
  小芝心:「妳有玩過!」
  空耳母:「啥?」
  小芝心:「我忘記在哪裡妳有玩過。」
  玩過寒天草是什麼梗,我連寒天草是啥都沒看過。
  小芝心:「好好玩喔,碰它的葉子就會闔起來喔。」
  母恍然大悟:「含羞草啦!!!」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