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0022  
  
  抽公幼的時候我跟大芝心並沒有特意為小芝心遷戶籍,學籍被分到哪就去讀哪,所以小芝心在離我們家最近的小學附幼唸了中班跟大班,幼兒園畢業後也直接就讀該小學。
  
  今年九月一日,她成為該小學的小一新生,目前是開學第二週。
  
  第一週就可以感受到小芝心的導師是個較為嚴格的人,跟我這種散仙老母不同路線,這也沒什麼,就親師不合拍,老師一個學生二十六個,還有二十六個學生背後的家長,要完全契合理念是不可能的,大家能彼此配合就好,我雖然不喜歡這個老師的風格,聯絡簿交待下來的事情也都有盡力做到。
  
  昨天,小芝心有她學生生活中第一場考試。
  
  對,就在第二週的禮拜三,小一新生第一週才剛體驗完一週流程就放了三天假(中秋連假),第二週去了一天學校,隔天就要考試。
  
  我跟大芝心都覺得這考試太早了,但我們還是配合老師,老師說要考國語第一課,我就帶小芝心複習第一課課文,但我是個很掉漆的老母,沒有幫她複習到例句。
  
  我先帶她唸課文,再讓她抄三次課文,然後讓她默寫課文,她默到第三次才沒有大錯,這樣就花了我們一小時。
  
  隔天我去接她下課,她開口第一句話就說:「媽媽,我考0分。」
  
  其實我跟大芝心對小孩的課業沒有多大要求,考不好,只要更正、複習、學起來,分數不好看,沒什麼。
  
  我說:「喔,我看看。」等我們能坐下時,我打開她的考試簿,上面寫著76分,課文的部分對了,但例句的部分全錯。
  
  小芝心的語文能力並不優異,她在幼兒園沒有嚴謹地學ㄅㄆㄇ(這是該校校長的理念,學齡前的小孩不需學習ㄅㄆㄇ,尤其不該拿筆寫字,我個人也很認同這點)我也沒有送她去外頭學ㄅㄆㄇ,所以小學一開始難免吃力,這我有心理準備,也會陪她學習、面對,現在她完全沒有概念,連弟弟ㄉㄧˋ的跟第一的ㄉㄧˋ是同一個拼音,都要我提醒她,她現在還沒辦法從課文裡自行應用、類推例句的拼音,就算那是同一個音。(順帶一提,台北市小學從小一開始學英語,所以小芝心上小學第一週,就要同時面對陌生的ㄅㄆㄇ跟ABC。)
  
  我跟小芝心說:「這不是0分啊,這是76分。」
  
  小芝心說:「老師說這就是0分,老師說76分就等於0分,全班很多人100分,只有我考0分。
  
  我真的瞬間氣炸了!!!
  
  我跟小芝心說76分就是76分,她課文的部分對了,76分不是0分,76分不會等於0分,76分不應該、不可能等於0分,76分就是76分,小芝心還是很堅持地回我:「老師說這樣就是0分。」
  
  我整個下午都氣炸了,還要假裝平心靜氣跟小芝心溝通,等晚上冷靜下來,開始哭。
  
  小芝心才上小學第二週,妳就開始考試,這就算了,考不好,我會帶回家好好教,妳憑甚麼跟小孩說這種話?妳有本事就在小孩的考試簿上畫一個大大的0分回來啊!我立刻帶妳去找數學老師補考!
  
  打這篇文章的時候我還是一直哭,我真的受不了,我認為這太過分了。她這麼小,就講這種話傷害她,到底算什麼老師!
  
  還有,小芝心說以後每週三都要考試。
  
  我問了其他家長,其他班根本沒這種事,大家都還在適應期,只有小芝心的導師是這種風格,其他家長建議我去找學務處主任,我也去了,主任很有誠意回應我,我說我跟這個老師的理念差太多,不知可不可以轉班,如果不能轉班,我要辦理轉學。(我是很認真在講這些事,不是威脅,我真的無法接受這種老師。)
  
  主任說轉班要去找教務處,要開個案協調會,比較困難,他希望我跟大芝心夫妻倆個一起找老師溝通。
  
  溝通?溝通?坦白講第一週因為一些細碎的小事去問老師,老師的回應都很強硬,她連一點小事都沒有要給我溝通啊!她就是強硬的作風,我要跟她溝通什麼?溝通以後小芝心可以不考試嗎?可能嗎?我沒有要讓小芝心從小一就一直考試,這太早了!
  
  我印了考卷給主任看,主任也說小芝心的字看起來很清楚,不像不認真、不用心的孩子,也看不出剛學習ㄅㄆㄇ,我說那是因為她回家一直寫一直擦啊!
  
  老師每天都有回家作業,甚至跟家長說,如果小孩病假,最好想辦法把小孩的作業帶去學校交,然後帶當天要寫的作業回家給小孩寫,這樣小孩的學習才不會中斷。(當然,也說除了病假最好不要請假。)
  
  因為寫不好的地方會被老師用紅筆訂正,小芝心很怕被老師訂正,她就一直擦啊!第一週,每天回家作業都要寫超過一小時。這也不是我希望給小孩的學習環境啊!
    
  我跟大芝心對小孩的課業表現並沒有多大要求,只希望平安一點,成績不需要頂尖,除非真的學不來不然不要墊底,盡力有努力過就好,如果台北市的小學都是這種樣子,我想我們真的不太適合這個優秀頂尖的都市,我想帶小芝心去其他地方唸書。耳聞宜蘭有幾間理念上比較契合的學校,不過要搬的話我希望往中南部搬,因為我個人不喜歡冬雨。
  
  然後說到墊底這件事,我高中數學墊底了3年,考試基本上都是0分或個位分數,好笑的是,我考大學時,數學成績還有過均標。並不是考試的時候我的數學突飛猛進,而是我高中的數學老師都教太難了,簡單的部分都是飛也似的帶過,然後開始複合應用,先用這個、再套那個然後這樣那樣,但是大學考試時,數學考卷的難度很正常。
  
  避免有人畫錯重點,我要很嚴謹說兩件事。
  
  第一件、我不認為小孩必須因為『提防嚴師』就提早學習ㄅㄆㄇ,以後龍捲風還是這個路子,公幼,不去上ㄅㄆㄇ補習班。我認為這是小芝心目前這位導師個人的問題。
  
  第二件、我不希望有人說『我們以前比這個更狠、現在的小孩這樣就受不了』,這不是耐受度的問題,重點是合理與否,不合理的事情忍受它幹嘛?講這種話不是跟媳婦熬成婆之後去虐待媳婦的人一樣嗎?一直抱持這種想法的人,是阻斷進步跟改善的阻力之一,而且力道很大。就算心裡真的這麼想,也不用費心回應讓我知道,謝謝。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