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ecream.JPG 
  
  莎蓮娜,15歲正當花樣年華,遇到了生命中的白馬王子;他對她好,那麼好,視她為全世界唯一的那個女孩,他愛她,撩撥青春期的她,她的心臟為他噗通噗通的跳,她知道這是她的初戀,也是她的唯一,這輩子她都無法再愛上任何人了,只有他,馬可士,是她唯一的、無法失去的愛。
  馬可士是她的歷史老師,年紀足以當她爸,還有個不斷糾纏、不願讓出兒子撫養權的前妻,所以她不能將這段感情告訴任何人,否則馬可士會受到輿論懲罰,會永遠失去寶貝兒子。不過沒關係,只要他愛她就好,她不在意這一切。
 
  直到他『變了』。
  
  馬可士禁止她跟任何男生互動,即使只是走廊上輕輕點頭作為招呼也不行,馬可士要她穿上她根本不願穿的性感衣物滿足他的癖好,馬可士不讓她違背『任何』他對她的任何要求,從言談舉止到衣著思想,不能有任何忤逆。否則他就揍她,狠狠的揍她。她總是受傷,瘀青、流血、骨折……馬可士總是帶她去(不同的)醫院看診,並且表示永遠不會再動手了。
  
  『雖然是妳逼我那麼做的,因為妳balabala(請自行帶入任何一點小事),妳逼我打妳,但是沒關係,我不怪妳,雖然這都是妳的錯,但我不怪妳,我這麼愛妳,我怎麼會打妳?我保證永遠不會動手了,我這麼愛妳,我都是因為太愛妳了。』
  諸如此類我也不用再舉例的言證,大家都暸解這是什麼狀況了。莎蓮娜只有15歲。
  
  無獨有偶,15歲的帕琵也遇到了她的白馬王子。
  她是那麼不起眼,她不算漂亮,也不算聰明,她可以輕鬆地隱沒在人群中不受注意,但他卻發現了她,給了她全世界。
  無獨有偶,這個白馬王子也跟她以為的不太一樣,她以為自己那麼愛他,他也那麼愛自己,他們應該很幸福才對,可是她的白馬王子卻那樣對她,好吧,這大概都是因為另外有個女人糾纏著他不放的關係。
  
  帕琵的白馬王子,馬可士。
  
  莎蓮娜知道帕琵,帕琵也知道莎蓮娜,她們一邊被打得慘兮兮,一邊跟對手競爭,想『重新獲得』完全屬於自己的男人。馬可士擅於操縱人心,他知道怎樣對付15歲的浪漫天真小女孩,他同時玩弄兩個女孩,直到她們再也受不了折磨,向他提出分手。
  然而就在兩個女孩向他提出分手那夜,馬可士被刺身亡。兩個女孩堅稱自己的無辜,認為是對方殺了馬可士,警方無法做出判斷,到底是莎蓮娜下的手,或是帕琵下的手?一般大眾認為兩人是共犯,但致命的只有一刀,只能送一個女孩去坐牢。
  
  警方最後選擇了帕琵。反正非黑即白,非白即黑,送一個去坐牢就對了。
   
  帕琵在牢中度過20年,她苦撐著出獄只為一件事:她要莎蓮娜認罪。她要莎蓮娜坦承是她殺的人,她要證明自己的清白,索回自己的人生。
  帕琵真的能作到嗎?莎蓮娜真的會認罪嗎?兇手真的非黑即白嗎?
  
  小說情節緊湊刺激,沒有人知道誰是真凶。莎蓮娜跟帕琵都認為是對方殺了馬可士,因為自己沒有動手,那必定是對方動的手!可是莎蓮娜有間歇失憶症,有時會忘了自己做過什麼,帕琵有時會失去意識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  
  小說的視角不斷在莎蓮娜與帕琵中作轉換,過去與現在屢屢交織,怎麼也猜不出下一頁有什麼劇情在等待,然而小說的成功之處,還不在懸疑而已。
  
  所有情節的舖張都引人入勝,這兩個嫌疑犯被稱為『冰淇淋女孩』,因為她們曾經穿著性感誘人的比基尼,一手拿著冰淇淋,一邊互吻對方。那是馬可士『誘使』、『逼迫』兩個女孩去作的事,他再拍下照片,但大眾根本不會相信。所有人都認為是這兩個女生相互合作,這對戀人用美色吸引『正派教師』馬可士,玩弄他再拋棄他,最後刺死他;莎蓮娜的家人雖然都認為就是莎蓮娜動手殺了馬可士,卻因為莎蓮娜宣稱自己無辜,他們就『相信』她無辜;莎蓮娜目前擁有幸福的家庭,卻不敢向家人(配偶、小孩)坦承她的過去,鎮日兢兢業業;帕琵的父母在她出獄後,視她為透明無物,她坐了冤獄,還失去了摯愛的親人;帕琵出獄後遇到了一個男子,她雖然對他建起防禦工事,卻仍被他突破心房,她以為這次終於遇到了真愛,誰知道……
  
  帕琵的父母對她說的話,讓我有著深深的感觸。自己以為深深了解的女兒,居然有著不為己知的面貌。
  在我坐月子時,由月子媽媽負責帶小芝心去散步,第一天,我就聽到小芝心哭著回來。(她的哭聲實在太大,她在1樓哭,我在9樓聽得清清楚楚。)保母說她路過麥當勞時吵著要進去,走到樓下雞排店外,又吵著要吃雞排,不肯走。
  我很意外,我一直以為小芝心『很乖』,畢竟她從來沒有跟我要求這些。沒想到,她在保母面前,居然露出了我意想不到的隱藏面。
  我為此受到打擊:天啊!小芝心原來是這種壞小孩,她不但壞,還故意在我面前隱藏她多壞!然而這只是小事而已,可想帕琵的父母要面對的打擊多大。
  
  自己那個單純的女兒居然有男友。女兒居然有那麼年長的男友,偷偷交往那麼久。女兒居然像個蕩婦一樣穿著那麼暴露的比基尼跟另外一個女生接吻。女兒身上總是帶著傷痕,而自己居然相信都是意外而已。女兒居然涉嫌殺了人,而他們完全無從反駁。這些都是由媒體跟警察告訴他們的耶?自己那個透明人一般的乖女兒耶?
  
  他們不是無法原諒帕琵,而是無法原諒自己,所以將帕琵推出心門之外。
  
  我之前說過,小說最怕情節犯了邏輯的謬誤,實證主義如我就一直想,刀子上總有指紋、刀子刺入的角度跟力道也可以分析,等等等等等,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刀痕那麼多還不是一一揪出來,沒道理冰淇淋女孩就不行;帕琵上訴時法官以『沒有新事證』駁回,但,沒有新事證,不代表沒有『新的檢驗方法』,用新的檢驗方法檢查舊事證,或許就能得出新結論,這並不難呀!(所以才有人說,科技進步減少推理小說一半的樂趣。)
  
  但是我要說,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小說!別管那些有的沒的像是為什麼不傳呼馬可士的前妻作證等等等,這本小說精彩、流暢、駭人聽聞卻又合乎人類心理,相當值得一看。試讀本最後沒有告訴我們兇手是誰(這個要等書籍正式出版才能看到),如果兇手一定是兩個女孩其中之一,我會選擇莎蓮娜,即使不是莎蓮娜,她也掌握真相的關鍵。為什麼?快去買來看就知道囉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