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TTER.JPG

  
這是我看東野圭吾的第一本小說,沒想到居然不是推理小說,而是社會關懷。書裡面是有殺人情節啦,可是兇手明顯,過程也明顯,沒有什麼可議之處,人也很快被警察逮捕。

  東野圭吾溫柔述說的是,犯罪對犯罪者親屬帶來的影響。
  
  剛志跟直貴是相依為命的一對兄弟,從母親去世後,剛志就拚命打工維持兩人生活,但學歷低下腦袋也不靈光的他,就只能作些苦力,最後身體也弄壞了,為了讓弟弟安心讀大學,他決定去偷錢,他在搬家公司工作時,知道一個獨居的老奶奶很有錢,他打算去偷一筆錢,存在銀行裡,告訴弟弟:「你看,其實我有偷偷存著這麼多錢啊,不要擔心,你去唸大學吧!我們這樣的人,一定要唸大學才有出息啊!」
  
  然而他在搶錢時卻失手殺了老奶奶,成為殺人犯,還因為腰痛跑不遠,立刻被警察逮捕,咻地判刑十五年。
 
  東野圭吾要說的,是在監獄之外,社會之中,直貴的故事。剛志殺人時他高三,唸的還是一流學校(實力一流,不是收費一流),卻因為哥哥殺人,遭受著歧視與反歧視,『萬惡殺人犯的弟弟』,任誰也不想跟他往來。他先努力讓自己畢業,就去廢物處理廠作苦力求生活。
  
  直貴一直努力求生,他有美好的嗓音,卻在樂團要衝進演藝圈發展時被掠下了;他跟一個富家大小姐彼此相愛,卻無法有結果;他終於取得大學學歷,進入有名的公司就業,哥哥的事蹟敗露,他就被調去倉儲。
  
  他隱瞞哥哥是殺人犯,彷彿老天的捉弄(真相是東野圭吾的捉弄),秘密總在最糟的狀況被揭穿,他立刻被譴責說謊;他堂堂正正認了自己的哥哥是殺人犯,人家就公公開開地疏離他。他好不容易結了婚,生了女兒,女兒卻也被排擠了……
 
  『歧視是理所當然的。我們必須歧視你,這麼做是為了讓所有罪犯知道自己犯罪會使家人連帶受苦。』——嗯,這麼說還真有道理!
  
  想想看,如果有殺人犯的弟弟就住在自家隔壁,會不會怕?會不會心寒?會不會叫小孩離遠一點?一切就是這麼自然。直貴沒有任何錯,直貴的妻小當然更沒有錯,可是,人類利己的考量與天生對罪惡的厭惡也沒有錯。
  
  東野圭吾述說的,就是這樣一個故事。這故事是真的嗎?
  
  讀大學時,我有個遠房親戚殺了人,這個親戚很遠,就算在路上遇到我也不認得,連他名字我都不會寫,但他被警察抓到後,我娘立刻打了電話來:「那個某某某殺了人啊!妳千萬不要跟他往來啊!」(我是要怎麼跟他往來啊?)「看到他就躲遠一點,很危險!」(他不是被抓去關了嗎?)「不要到他們家去!」(他家在哪呀?)「啊唷那會發生這呢恐怖耶歹誌啊!」(我娘兀自感嘆個不停。)
  
  《信》描述的不是事實,而是真實。另,《信》曾入圍直木獎,出版首月就銷售一百萬本,還被搬上大螢幕。這麼溫柔的聲音、這麼殘酷的故事,值得閱讀、品味、思索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