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芝心膽子愈來愈大,總是擅自拿取大人的物品,為了防兩隻小賊,我的東西藏到沒地方去,常常找東找西非常火大,前幾天趁小芝心外出、龍捲風睡覺,我挖出一堆消失許久的東西,包含一些兌換券,已然過期。
  星期四晚上,小芝心隨便拿走大芝心桌上的大賣場百元券,直接撕掉。
  一百元就這樣被她撕掉了。
  我揍了她幾下,N度重申不准再隨意拿取他人的物品。
  
  幾個小時後,星期五凌晨,兩隻小孩睡飽起來作亂,我跟大芝心都在睡覺,我起來修理了一下,然後去廁所。
  從廁所出來後,不偏不倚看到小芝心在開大芝心的抽屜。好吧,正確一點描述,我看到大芝心的抽屜是開的,小芝心的手就擺在大芝心的抽屜上。
  於焉刮起謊言風暴。
  
  我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小芝心:「弟弟不乖!弟弟剛剛——」
  話還沒講完被我打斷:「我是問妳!我說過不要再扯到別人,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!開爸爸抽屜的人是妳吧!」
  我的本意是,總不是龍捲風打開的,因為龍捲風打不開,誰知道小芝心爆出一個超有創意的回答:「是爸爸開的!」
  聽到這句話,即使是被吵醒後一直窩在棉被裡裝死的大芝心也忍不住說:「我一直躺在這裡睡覺,幹嘛沒事跑去開抽屜!」
  小芝心大概被『爸爸是醒的』嚇到,又沒人可以牽託,開始裝蚌殼。
  我盤問了很久很久,天都亮了,小芝心還是持續一問三不答,不然就是不知道、不清楚、不要問我,氣得我拿出衣架打人,她一邊哭一邊跑,一直喊著『我不要被妳打』,小孩子這招到底哪學的,愈跑不就是叫大人愈打嗎?現在連衣架都是中國貨,隨便就打壞了兩個。
  總之不管怎麼問,小芝心就是堅持『我不知道』,後來哭一哭、鬧一鬧,也就睡著了。直到可憐的大芝心去上班,小芝心也睡飽,我才又開始盤問,問不到就掠下『我等一下再問妳』,靜待一兩小時捲土重來。
  
Round 1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我沒有。」
  母:「妳沒有?那是誰開的?」
  女:「不知道!」
  母:「這個家就只有爸爸、媽媽、妳跟弟弟,難道妳又要說是爸爸開的嗎?」
  女:「才不是!爸爸去上班了!」(←母爆青筋)
  母:「我知道爸爸現在去上班了,我問的是昨天晚上!」
  女:「我不知道。」(←擺出一副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的臉。)
   
Round 2  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裝啞巴。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裝啞巴。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裝啞巴。
  
Round 3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妳為什麼不幫弟弟擦藥?弟弟的臉紅紅的!」(←龍捲風異位性皮膚炎)
  母:「我在問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弟弟都爬爸爸椅子,不乖!」
  母:「我在問妳為什麼要開爸爸抽屜!!!」
  女裝啞巴。  
  
Round 4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沒有啊。」
  母:「明明就是妳!」
  女:「不是!不是啦不是啦不是啦!」
  
Round 5
  母:「好,現在是誰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咧!」(←作鬼臉)
  
Round n
  母:「爸爸的抽屜是誰開的?」
  女:「不知道。」
  母:「難道是爸爸開的嗎?」
  女:「……不是。」(←心不甘情不願)
  母:「那是弟弟開的嗎?」
  女:「不是。」
  母:「要不然是我開的嗎?」
  女露出一副『是那樣當然很好』的表情。
  
Round n+1    
  母:「爸爸的抽屜是誰開的?」
  女:「不知道。」
  母:「好,今天家裡的抽屜被打開了,不是爸爸,不是弟弟,也不是我,那是誰開的?」
  女:「是我。」
  母:「那妳為什麼要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我沒有開啊!」
  cow!妳以為我在問妳邏輯問題嗎?而且妳為什麼可以說出這麼違背邏輯的謊言!
  
Round n+2
  我知道大家看得很累,我問了整天也很累,這是最後一則了。  
  母:「爸爸的抽屜是誰打開的?」
  女:「不是我。」
  母:「妳為什麼要打開爸爸的抽屜?」
  女:「我沒有。」
  母:「好,不是妳開的。打開爸爸的抽屜要幹嘛?」
  女:「……」
  母:「我看到妳開抽屜了。」
  女:「……」
  母:「我知道是妳開抽屜的,妳到底開抽屜要作什麼?」
  女:「恩為書壞掉了啊!」
  
  那個抽屜裝了剪刀跟膠帶,膠帶還可以讓小芝心拿去玩,反正她有很多膠帶,重點是剪刀,每次拿出來用就忘了放回去,導致我跟大芝心常常找剪刀,後來我就規定她,開抽屜一定要讓我知道,我看著她用完然後收回去。
  接下來我們又掉入『為什麼開抽屜不跟媽媽講』以及『恩為……恩為……恩為書壞掉了啊』的輪迴,氣得我再次拿出衣架,小芝心終於招認,她怕坦承自己開了抽屜,以後我就會禁止她開抽屜。
  
  小孩子真的很好笑,就像我每次都跟她說:「手伸出來打三下,不伸出來就打到妳伸出來。」而她總是要被我亂打一通才肯伸出手,平白多捱一陣打,尤其我亂打的時候都打得很重,打手的時候比較輕,就是要誘使她早點伸出手,她就一定要拖到最後一刻,果真是朽木不可雕。
  我告訴她說謊比開抽屜的罪行重多了,以後自己放聰明點。想想我實在太弱,當年我老母用一隻衣架就可以把我打進醫院,如今我只差沒有打壞三隻(第三隻是老衣架,比較耐打)。我能記得的我第一次說謊是在我三歲多,我打翻水不肯承認,我爸問我,我就說是我哥打翻的,他又給我一次機會,我還是說我哥打翻的,然後我爸一個巴掌下來。我早上挨的巴掌,下午還在頭暈(我猜是耳鳴吧),臉頰紅腫,從此乖了很久。雖然我沒有我爸媽打人的功力,怎樣也跟小芝心纏鬥了一天,希望在她說謊功力高深莫測之前能夠曉得好歹。
  話說就在我審問的休息時間,小芝心拿了《木偶奇遇記》給我看,指著被關起來的小木偶說:「他很可憐耶!」但可憐的明明就是老木匠,可憐的明明就是老母我,氣到血管都要爆了。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