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珍奶這個東西不太健康,不過基於
  1.我們是台灣人(咳)
  2.就算不給小芝心喝珍奶,她還是不會乖乖吃飯
  3.我家本來就不健康,我跟大芝心常常喝珍奶
  所以小芝心一歲多就開始喝珍奶……(摀住耳朵跟眼睛/不要罵我我聽不到我看不見不要白費力氣拜託不要)
  上個禮拜六,小芝心跟龍捲風吐得亂七八糟,帶去掛急診,醫生說是腸胃型感冒,所以只能吃『白』開頭的東西,像是白土司白饅頭白飯跟白粥(白飯跟白粥不就是摻水的差別而已嗎),醫生還恐嚇我們夫妻,說腸胃型感冒病毒非常強大,我們可能已經被感染,兩天後就開始拉拉人生(腸胃型感冒潛伏期是兩天),嚇得我跟大芝心步出醫院後就去吃雞塊喝珍奶(喂),這對『人生變慘白』的小芝心而言,無疑是種折磨,生病了已經夠可憐,還要看爸爸媽媽喝珍奶。
  我一邊喝一邊答應小芝心,她病好了就買珍奶給她喝,小芝心也天天強調,病好了她就可以喝珍奶,我甚至覺得,她是靠著『病好了就可以喝到珍奶』的信念來熬過慘白人生。
  撐了一個禮拜,我跟大芝心覺得小芝心『應該』痊癒了,但禮拜五我去大潤發大採買,實在沒辦法再拎珍奶回家,因為採買了其他零食,小芝心也勉強接受沒有珍奶這件事。
  不過禮拜六,小芝心開始怨念發作。
  其實小芝心的珍奶怨念在很久之前就發作過一次,她
  1.盧我去買,我拒絕。
  2.用積木手機打電話給大芝心,要爸爸下班去買,結果埋怨爸爸不接手機。(他是要用積木接嗎?)
  3.自己畫珍奶。(畫一大陀東西說是珍奶)
  4.決定自己去買珍奶。
  5.假裝自己到了店裡,跟老闆叫了兩杯珍奶,還回頭跟我確認:「媽媽,熱的對不對?」
  
  十分鐘後我問她珍奶呢,她帶著哭腔說我們都不買給她呀,好像我們虐待她一樣。
  這次她發作,盧我去買珍奶,我說她吃完飯就去買,她不太想吃飯,所以……
  直接拿起積木手機:「我要兩杯珍奶!對、對!熱的!」
  而且還問龍捲風:「弟弟,你也要喝珍奶對不對?」
  又開始講手機:「對、對!弟弟也要珍奶!」(龍捲風根本沒回答!龍捲風根本還不會講話!)
  
  後來她終於把飯吃完,大芝心帶她去買珍奶。她沿路還說:「我都沒有把珍奶喝完,媽媽都把它喝完。」言下之意是,她從來沒有一個人喝完一杯珍奶,每次都會被我『杯葛』。(小朋友,妳一個人是喝得完嗎?)然後她作了決定:「我這次會把珍奶喝完!」
  
  珍奶買回家後,小芝心開始慢慢喝,忽然,大芝心發現珍珠在桌上滾啊滾,就罵小芝心怎麼沒有把珍珠吞下去,小芝心沒說什麼,一副乖乖聽訓的樣子,沒多久,小芝心就趴在桌上睡、著、

  原來她早就開始愛睏,我們猜她『一邊度辜一邊咬珍珠,珍珠才會滾出來』。
  大芝心把她抱上床沒多久,我就把剩下的珍奶喝完了。
  本來以為事件到此結束。
  
  大概一小時後,小芝心驚醒,真的是莫名其妙、突如其來的那種驚醒,醒來也不說話,問她也不應答,醒來第一件事,就是開始找東西,找啊找,終於在我桌上看見那個空杯子。
  她的眼神無限悽愴,接著開始大哭,哇啊哇啊哇啊,完全不理人,就是一直哭。
  完蛋了,我覺得接下來的日子,至少要聽上一百次『妳喝掉我的珍奶啊!妳不給我喝珍奶啊!』的指控了……而且她超會記仇,就算以後再買珍奶給她,她還是會一直記舊仇,妳喝掉我的珍奶啊!上次啊!妳不給我喝我的珍奶啊!妳、不、給、我、喝、珍、奶! (←事實上我剛剛聽了第一次,所以才來打這篇文章。)

全站熱搜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