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d1.JPG
  
  這是我目前為止最喜歡的一本龍應台。而且是託安德烈的福。(喂)
  我並不是覺得龍應台有什麼不好,只是她的文風對我而言太……太有感情到氾濫的地步,因為我跟她的生長背景還有調性都差太多,她很認真,我很隨便,我知道她的意思,我也大多贊同她的意思,只是我不會那樣說話(或那樣訴諸文字)而已。
 
  這本《親愛的安德烈: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》因為是龍應台與其子安德烈的書信往來,多了一個人發聲,而且是用我會使用的那種態度發聲,讓我看起來舒服很多(喂)。雖然我是個媽了,但我畢竟大安德烈一歲而已,跟他世代還是比較近。
 
  這是一本全年齡的書,親子交流的題材應該僅次於戀愛受到歡迎。我認為應該啦。我家老公說親子交流應該比戀愛重要,嗯,是,不過大家對談戀愛比較有興趣,對親子交流則不一定。就算在一段感情中付出到死沒有收穫,那也是心甘情願(傳說中的愛到卡慘死),不過親子交流這回事,兩造很容易不歡而散。親近生慢侮,最常發生在家庭之中,因為你是我父母/子女,所以你應該聽我的,你應該體諒我,你應該瞭解我,諸如此類。
  
  事實上,就因為同處一個屋簷下相濡以沫,親子之間的相處更加困難。
  
  我生了女兒之後,百分之百確定『親子相處也是要看緣份』這件事,例如大家所熟知的『鄭伯克段於鄢』(基於台灣教育制度的,嗯,變動性,我改成至少我跟我的同學都熟),鄭伯的老媽為什麼這麼討厭他,難道鄭伯不是她生的嗎?是她生的,而且是寤生。寤生一般解作難產,就是武姜生這個大兒子的時候難產,嚇到了,大概這樣,很討厭這個兒子。有個早已作古的男人把寤生解作『不知不覺出生』,就是懷孕的武姜睡覺時還好好的,醒來床上就多了嬰兒,她被莫名其妙生出來的嬰兒嚇到,所以討厭他。(這時我就很贊同某墨西哥古文明,認為生產之痛要由男女分擔,女子生產時可將一條繩子繫於男人的睪丸上,女子痛一下,就用力拉一次卵蛋。你她媽最好是可以睡一覺醒來就生個兒子啦!)咳,總之,武姜就極度討厭這個大兒子,恨不得殺之後快。
  
  所以呢,親子相處,講緣份,親子交流,要有共識。不然你壓我、我反你,是要談什麼?
  
  《親愛的安德烈: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》之所以好看,龍應台跟安德烈都是認真的,不是虛與委蛇隨口唬弄,而是以一個成人對一個成人的立場誠心交流,想瞭解對方在想什麼、想告訴對方自己在想什麼。在真誠分享的基礎上,又有兩人豐富的文化背景,增添本書的可看度。
  
  啊對了,書裡面還有件事我覺得挺好笑。龍應台跟安德烈都在書中說了香港沒有悠哉的人文文化,結果有人跳出來說這是歐洲文化優越主義,香港人怎麼會沒有文化!我認為邏輯是這樣的,龍應台跟她兒子說香港沒有A文化,跳出來的人卻大喊我們有B文化、C文化、D文化,怎麼可以說香港沒有文化!香港當然有文化,但是你們真的沒有那項A文化嘛。
  
  我是鄉下人,上台北唸大學時嚇了一跳,台北人走路都好快!看台北人走路,就覺得好急、好趕、好有壓力。最近我一個香港朋友來台北玩,她跟我說台北真好,節奏慢,香港人走路都好快。我差點被她嚇死,問她香港人走路都用飛的嗎。
   
  最後引用龍應台當初跟兒子通信的動機作結:
  
  『我知道他愛我,但是,愛,不等於喜歡,
   愛,不等於認識。愛,其實是很多不喜歡、不認識、不溝通的藉口。
   因為有愛,所以正常的溝通彷彿可以不必了。』
 
  這段話太棒了。本書強推指數逼近五顆星,就算讀者不贊同他們的想法,我認為也必定能從中獲得什麼。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