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/28 無中生有釘書針
  我本來跟龍捲風玩,然後我去倒水,倒水完回來,就聽到龍捲風在哭。
  龍捲風不知哪裡生出來的釘書針,而且把釘書針放進嘴巴,於是就割傷流血了!
  我在椅子底下沒有看見其他釘書針,事實上就連這個釘書針,我也完全搞不懂哪來的!我家連訂書機都沒有,而且這個釘書針還是一排的!
  萬幸之處就是只流了一點血,而且龍捲風前三劑破傷風預防針都打了。
    
12/29 憑空出現的喉糖 
  大芝心喉嚨痛,我買了喉糖給他,小芝心以為那是一般糖果,不斷打喉糖的主意,被我喝止了兩次。大芝心早上要去上班時,發現喉糖不見了,我們猜是小芝心拿去藏了,我到處找都找不到。
  大芝心去上班後,龍捲風醒了。
  我把龍捲風放在『清空過』的地板上,然後去拿土司餵他,餵了一口後,發現早上遍尋不著的喉糖就在他身旁!

12/30 擾人清夢之到底誰吵誰
  小芝心凌晨五點一直哭鬧,直到把我吵醒,我問她什麼鬼事,她說她沒有枕頭睡覺。事實上是沒有她想要的那個枕頭,我只好換給她。
  但傍晚時小芝心表示:「都是弟弟來吵我,不然我早就睡著了!」可是我記得那時龍捲風在我身邊。龍捲風也被吵醒,事實上我、大芝心、龍捲風都被小芝心的哭聲吵醒,但我是最後一個醒,無法判斷是龍捲風先把小芝心吵醒,還是小芝心把龍捲風吵醒。
  晚上大芝心招了。
  大芝心:「女兒睡一睡滾到我腳邊,我不小心踹到她,她睡夢中發出一聲哀鳴,說弟弟打她,然後就開始哭。」
  因為龍捲風常常打小芝心,小芝心遭受攻擊,即使睡夢中也咬定是弟弟。
  又,想起龍捲風出生前,小芝心有次睡一睡,自己滾下床,爬上床第一件事就是去推大芝心。
  她以為是大芝心踢她下床。事實上大芝心平常確實會踢她,但那次是她自己滾下去。
  
12/30 頭髮
  我常常自己剪頭髮、修瀏海。
  大芝心說每次在浴室看到一堆頭髮,雖然知道是我的,還是覺得很可怕。
  浴室裡的頭髮,看起來就像恐怖片的場景。
  下午我看書時瀏海一直扎到眼睛,所以又修了一下,傍晚大芝心下班回來,我就趕緊帶著小芝心出門了。
  晚上回來時我發現浴室的垃圾倒了,笑著問大芝心:「你看到浴室裡的頭髮嚇到了嗎?」
  大芝心:「對啊,我早上刷牙時看到頭髮嚇到了。」
  我:「……那你是真的要嚇到囉。我是下午剪的頭髮。」
  
  我想起大學時作的惡夢。
  我夢到我有一個娃娃,好漂亮的娃娃,我好珍惜,但我發現她的頭髮會漸漸變長。
  於是我就嚇醒了。
  嚇醒後發現儒歌坐在劉媽的床位上梳頭髮,我們的床舖都在上方,下面是書桌,儒歌的腳伸出床舖,懸空垂著。
  我跟她說了那個惡夢,我說我發現那個娃娃的頭髮會變長,好可怕,就嚇醒了。
  儒歌說:「我知道啊。因為我就是那個娃娃。」
  倏忽間她的頭髮變長,像尖刺一樣朝我襲來。
  於是我才真的醒了。
  ps大芝心後來說,是回家才看到頭髮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