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81.JPG

  報名這個試讀活動時需要填寫想看此書的原因,我之前沒看過韓寒,然而在書籍介紹中看到這樣一段話:對於《1988: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》,韓寒說我有我自己寫小說的方式和風格,這些都是我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意義,我不是要與眾不同,我只是要能認出我自己
  
  這是豪語啊。別以為認出自己的文字很容易,就像歌手會忘詞忘曲,那些寫下的文字總也會跟隨問世的當兒漸漸逝去,以前我常常會忘記過去的自己是什麼樣子,或把自己誤以為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,寫下的文字或許能紀錄過去的自己,但不見得能讓你認出來。
  
  這就是我的原因。我想看韓寒要如何認出自己。
 
  《1988: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》的基調很簡單,故事中的『我』上了路,開著1988(這是車的名字)要去監獄接朋友,路途中結識了一個妓女,娜娜,在不透露劇情的原則下,我姑且說後來他們同車上路了。
 
  公路電影般的設定,兩人坐在車上,她一個故事、我一個回憶互相交織,我不由自主想到余華〈十八歲出門遠行〉,不過《1988》中的我不只18歲了,他出門旅行已久,如果在一個地方待得不順心,就換個地方重新開始,娜娜也不只18歲,但她堅持到哪都操一樣的行業;韓寒寫的是旅行之後所見的風景,旅行之後回顧家鄉的風景,他想對這個世界說的話,他對這個世界提出的疑問。
 
  韓寒的心意很真誠,即使書中有少數幾個句子設計上顯得矯柔,也可以看見字句底下潛藏的真心,只是沒把話說好的那種感覺。原則上這是一本相當坦率的書,一字一句,像聽朋友在說話,值得一看,我想他就是靠著說真心話認出自己吧!
 
  不免說說對劇情的心得吧。娜娜真是一個倒楣到家的人了,我一邊看一邊想,靠,怎麼有這麼慘的人,多慘,慘到跟我跟身邊的人都一樣(喂),一點也不像輝煌耀眼的小說人物。人『一生』難免遇到一堆狗屁倒灶的事,娜娜在這本書裡大概把一輩子的額度都用完了,尤其她賣的是皮肉,感覺誰都可以來糟蹋她一下,就連一個小學時是孬逼、女朋友跟人上床只能遠走高飛、去桑拿享受後再寫篇文章消費裝高尚的記者,都能輕易毀掉她一輩子的夢想。
 
  娜娜有夢想,孟孟有夢想,感覺這本書中的女孩子有堅定的夢想,開著1988的小夥子,我比較清楚他不想做什麼,至於他想做什麼,我不清楚。(好吧我知道他想做不死鳥一輝或是霹靂虎)
 
  世上到底有沒有溫水煮青蛙這回事呢?或許有,或許沒有,不過我們大多人都不知道,現實的鍋蓋何時會朝我們壓下來。
  
  ps:感謝大塊文化提供試讀機會!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