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.jpg  
影片在這裡  
  
  今日我大啖鴨肉之時剛好看見這紀錄片,一時反胃……
  
  紀錄片約60餘分,閒人我看完了,因為記者把求證的過程一一拍下來了,所以比較長,我簡單整理一下記得的東西。(中途跟小孩耗了幾小時,專有名詞跟數據都忘光了/囧)
  1.影片從2004年『低致病性的禽流感』拍起,當時共撲殺三十多萬隻雞。
  2.2006年發現禽流感又回來了,政府因為巴啦巴啦的原因將消息壓了下來,原因之一是台灣當時積極爭取加入WHO,不能出現負面消息。
  3.怕雞隻大量死亡造成損失,雞農普遍替雞隻注射禽流感疫苗。
  4.這幾年間,禽流感已從『低病原』轉成『高病原』,原因就是已注射疫苗的雞隻不會再像2004年輕易死亡,只要雞隻身上帶有禽流感病毒,病毒很快就會在地化,尤其台灣養了很多豬,豬是很好的病毒載體,豬會得到禽流感,也會得到人類的流感,不同的流感病毒可以在豬隻身上混合衍生出致命的新品種。
  5.政府雖然呼籲雞農不要替雞隻施打禽流感疫苗,但雞隻死亡的話,政府並沒有合理補償,所以雞農們為了生計照打不誤
  6.根據記者的紀錄與實驗,很不幸病毒已經在地化。
  7.2010年,發現病死雞身上的病毒已屬高病原,但政府嚴加否認這件事。
   政府1:合格的某數據需小於1.2,病死雞驗出來的數值超過2.4,然後政府說,數據小於1.2只是『條件之一』,不是唯一的條件,其他條件還有高感染、高死亡,可是並沒有高死亡案例。
   記者1:因為雞農都有打疫苗啊!(這點政府當然說沒有啊,沒有打,都說不能打。)
   
   政府2:發明了新的檢驗方法,去市場購買中雞回來驗,然後說你看,沒有證據顯示這些雞身上有高致病性的病毒。
   記者2:這種檢驗方法根本前所未見,也不被認同。
   
   記者提問:明明大於2.4,為何通報國際的數字為0?
   政府回答:哦,我們後來還在實驗嘛,實驗還沒出來,該送數據只好先送出去。
   
   政府3:我們有很多與會學者認同,認為這不是高病原。
   記者3:調查出與會學者每年都領政府很多補助,說出真相等於自斷生路。
   
  8.如果疫情爆發,就不只是雞農損失慘痛了,而是全民遭殃。
  
  大概是這樣。
  
  我的個人心得:首先,在不知真相為何的狀況下,我宣傳這紀錄片,只是認為至少這個記者有用心。(喂)而且,提供了很多思考的點。
  個人覺得重點在第五點,雞農是不是真的有打疫苗?打了疫苗的狀況下,是不是真的讓病毒在地化,變成更凶猛、一旦發病將會不可收拾的病毒?雞農代表說他們在推『禽流感險』,就是大家付出一點,補給因禽流感重創的雞農,這樣是不是可以降低施打疫苗的機率?這能推成功嗎?
  
  另外關於『學者』這件事,我小時候也是呆呆的,比如說蘇花高這件事,我以前看報紙說『學者評估沒問題,不會影響環境保育』,我就傻傻相信了,對當時的我來說,學者真的有一定的崇高地位。等我到了大學才知道,這些學者大部分都是接國家的案子,比如說國科會,比如說特別的研究計畫,錢都從這邊來,而且接這些計畫、籌劃一些學術研討會,才能快速累積學術威望,學者的『前途』才有希望,即使國家沒有強迫學者要用什麼說詞,為了自己的飯碗跟前途,這些學者都知道要怎麼說對自己最有利,如果真有學者說的不好,那換個學者好像也沒損失。拿人手短,吃人手軟,天生的道理,所以我唸了大學後,跟我說專家保證建核電廠沒問題,我才不相信,那些學者專家都是拿政府的錢,簡單來比喻,球評裁判都是政府的人,人民怎麼鬥? 
  
  現在的重點是:禽流感的現況到底如何?雞農到底有無施打疫苗?政府是不是還打算規避社會責任?要不要有更多人戳一下當局,將一切開誠布公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woheartsfam 的頭像
twoheartsfam

雙心's home

twoheartsf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